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评剧班招生 报名者寥寥 page1

发布时间:2011-3-25 标签:

  “我做的是爆肚炒肉溜鱼片,醋熘腰子炸排骨……”赵丽蓉小品中的台词流传甚广,但却很少有人知道这是从评剧《马寡妇开店》中马寡妇做菜时的一段唱腔移植而来的,去年“十一”该剧复排上演几乎没引起什么社会反响。评剧曾凭借其雅俗共赏的风格赢得不少观众,如今却渐渐淡出城市生活,学习评剧的人就更少了。
 

  现场 20比21 录取率高得惊人
 

  “快把鞋带系上,要不待会儿摔着该疼了。”“别着急,你先休息一会儿再展示。”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评剧中专班招生现场,也许是因为考生太少,考官们看着每个考生都像看一个宝贝,生怕他们摔着撞着累着。
 

  今年,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时隔十几年重新面向社会招考评剧专业的中专、高职,但是十几年的积累并没有带来一朝爆发。高职计划招生20人,报名的只有30多人,最后参加复试的21人;中专班计划招生15人,实际报考37人。但面对如此之高的录取率却怎么也让人兴奋不起来,著名评剧表演艺术家、考官谷文月回忆说:“当初我考北京戏曲专科学校(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前身)时,那可是从上千人里选拔了三四十人。”
 

  “张岳云,你再来个小旋吧!”“漂亮!”在高职考场,来自河北固安的考生张岳云能文能武是个全能选手,颇得老师们欣赏。她中专学的是河北梆子,艺校毕业后没有找到接收的演出团体,就转行唱评剧,加入北京顺义民营的凌空评剧团。“我考高职是为将来打算,只有不断的学习才能干这行干一辈子。”
 

  和张岳云一起考试的还有五六个同伴,都是凌空评剧团的演员。卞苓玉中专学的也是河北梆子,毕业在廊坊梆子团唱了一年多,剧团就解散了。“唱戏没发展,一个月才挣600块钱,我的好多同学都改行了!”后来听说凌空评剧团演员工资比较高,她也改唱了评剧,现在1个月挣1200元。
 

  “茅威涛是什么剧种的?”“黄梅戏!”“白淑贤呢?”“……不知道。”除了基本功的展示外,高职还要考一些戏曲常识,但这些考生的文化知识水平让人实在不敢恭维。“我们现在知道的太少了,还是学历高比较好……”24岁的考生齐彩虹羞涩地说。
 

  对于招生遇冷,主考官马惠民并不意外,仅有的这些孩子已经让他很知足了,“他们还能有这份上进心,挺感动的。”
 

  延伸 40岁演员演24岁林觉民

  为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中国评剧院将推出新戏《林觉民》。林觉民烈士24岁时牺牲,但扮演他的演员已经40岁,要想贴近角色就不得不“装嫩”。“我们也没办法呀,剧院能挑大梁的演员都40多岁了,这中间断了10年没有人才注入。”中国评剧院副院长齐建波无奈地说。
 

  “眼下我们还能支应几年,如果接下来的5至10年,演员队伍还不能跟上,没有优秀演员及时补充进来,评剧的问题就真的严重了。”齐建波说。其实中国评剧院不仅缺演员,还缺编剧,甚至舞美、乐队都断档,“谁愿意来我们这种清贫单位,我们就是守着一块清贫的净土。”上世纪80年代和齐建波一起到中国评剧院的40多人现在还守在评剧舞台上的不过六七人。

【查看:次】
相关文章
  • 暂时没有资料
最新文章
热门排行
精品推荐
  • 梨园春戏曲网提供河南卫视梨园春栏目动态、戏曲视频、戏曲大全、戏曲名家唱段,是广大戏民朋友的乐园。
设梨园春为首页
您好,今天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