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周信芳编演二本《封神榜》的经过

发布时间:2010-10-20 标签:

    周信芳老院长昔年由于工作关系,与家父(小杨月楼)常有往还,且与我的祖辈还沾点亲,每逢过年过节必来我家,所以我们称呼他为周老伯。这里我所要谈的是当年排演二本《封神榜》的事。那时老板经营的京剧团(班)纯粹是商业化的、以谋利为目的的,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周老伯与家父仍是着眼在京剧的发展,认真从事艺术创造。所以那时一本戏能演一个季度之多,上座率始终不衰,是在艺术上大下功夫的缘故。
    当二本《封神榜》决定了后半部是“伯邑考抚琴”时,尤金贵老先生在周老伯和家父之间奔走串联,使双方进行一段时间的思考,这之后,再双方会晤,各抒己见,相互切磋。
    周老伯和家父切磋多次,双方都感到体现人物还有一定困难,因为规定情景妲己是假皇家势力卖弄风情,伯邑考为救父以正压邪抚琴,尽管妲己诱惑和挑逗,伯邑考不为所动,看也不看。两人在台上,就是这些,总觉差点什么似的。
    周老伯和家父各自再去思考,这时头本《封神榜》正在每晚演出。过了几天他们又碰头,我父亲说:“我这个妲己卖弄风情,要卖弄到什么程度为止呢?卖弄得毫无反应,也真没趣儿啊!”周老伯说:“我这个伯邑考是不能多看你的,只能偶尔看一点点,是要以‘柳下惠'来约束自己。”讨论来讨论去,研究出一个办法,这场戏中加一个打宫扇的太监,用他来反映对诱惑的感受,也就是让太监忍俊不住,烘托出伯邑考的正气凛然,不为所动。这样一来表现就有力了。(演出时,打宫扇的太监,由我的义父葛华卿担任,起到这戏的桥梁作用。)又商讨出利用“琴”“情”同音,妲己以“情”字来挑逗,伯邑考以“琴”字来回答。还讨论了双方怎样对白,何处安唱等。抚琴用什么曲牌,请了王瑞林老先生,选用了[朝元歌]的曲子。
    这场戏设计好后,由我家请的-位老师(江西人,是一位穷秀才,名叫任介夫)执笔整理,他的文笔颇有才华,谈琴说情的词,写来极其恰当,伯邑考义正词严的痛斥妲己,写得有力,亦有礼有节。他又写得一手好楷书,这个剧本,从字到文,真是精彩之极!可惜这个剧本跟我度过八年抗日,三年内战,解放后都安然无恙,可是文章中抄家时犯了“四旧”之罪,至今也不知在哪个角落,或已化为灰烬了!
    这场戏,足有三刻钟之多,演了四个多月,台下观众纹丝不动地看入了神。周老伯演的伯邑考,低头抚琴,那真是头顶上都是戏。通过太监的反衬,妲己的淫威,周老伯眼角表达出尊重、期望、警惕、蔑视、愤懑、忍耐、安详、恬静等种种神情,紧紧地抓住每一个观众,那真是高超的技艺,比剧本就更精彩多了!

【查看:次】
相关文章
  • 暂时没有资料
最新文章
热门排行
精品推荐
  • 梨园春戏曲网提供河南卫视梨园春栏目动态、戏曲视频、戏曲大全、戏曲名家唱段,是广大戏民朋友的乐园。
设梨园春为首页
您好,今天是: